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债券通”首日交易活跃成交70亿元,实施多级

发布日期:2017-07-04 15:56   来源:网络整理

香港与内地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合作(简称“债券通”)7月2日正式获批上线,7月3日“北向通”上线试运行。数据显示,“债券通”首日交易活跃,共有19家报价机构、70家境外机构达成142笔、70.48亿元交易,交易以买入为主,共买入128笔、49.04亿元,交易债券品种涵盖国债、政策性金融债、政府支持机构债券、同业存单、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和企业债等各类债券。此外,多单“债券通”金融和“债券通”信用债同日发行或计划发行。“债券通”开启扩大了中国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同时,对我国资本项目开放及人民币国际化有着重要意义。为了进一步推进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央行放开境外信用评级机构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信用评级业务,并且正在研究境外评级机构在中国债券市场执业的具体方式。香港金管局表示,将与各方密切联系继续优化“债券通”,目前,“债券通”只有“北向通”运行。

经过数月以来紧锣密鼓做准备,“债券通”正式启动北向交易。

7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香港出席“债券通”开通仪式后表示,中国债券市场全球第三大,债券存量达到十万亿美元,目前境外投资者持有的债券份额却不到1.5%,“所以债券市场对外开放还有很大的空间,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健发展,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境外投资者配置人民币资产的需求愈来愈大”。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显示,国际机构投资者在印尼、马来西亚、泰国、日本等亚洲国家的政府债券持有占比分别达到37.6%、32.2%、14.1%、10.3%。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对“债券通”的意义有着深刻的理解,他指出,债券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资产,债券主要是给货币定价的,“在香港我们以前不太做债券,今后人民币将成为市场上最重要的货币之一,如何给货币定价才真正决定谁是亚洲时段最重要的金融中心”。

在他看来,“债券通”的启动不能像股票交易一样带来巨大的利润,“但债券市场更大的需求就是对债券利率和汇率风险的需求,就会促进债券期货、利率期货的交易,从而使香港变成一个大的期货市场。‘债券通’是一个核心的发展,彻底能将香港变成亚洲时段的真正具有全球领导力的金融中心”。

首日交易活跃

7月3日,“债券通”颇受追捧。

上午9点整,“债券通”的“北向通”通道开启,十几分钟之后,交通银行与交通银行澳门分行便完成了末尾编号为0001的“债券通”首笔交易,此后包括汇丰银行、中信证券等“债券通”做市商发布公告称,已完成“债券通”相关交易,涉及券种包括利率债与信用债。

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消息,“债券通”首日交易活跃,共有19家报价机构、70家境外机构达成142笔、70.48亿元交易,交易以买入为主,共买入128笔、49.04亿元;交易券种则涵盖国债、政策性金融债、政府支持机构债券、同业存单、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和企业债等各种类型。

与此前国际投资者仅能参与投资二级市场不同,此次“债券通”落地,还向国际投资者敞开一级市场的大门。

7月3日,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共发行了160亿元“债券通”金融债,并特地安排了两场发行。

其中,首场在上午进行,面向境内外投资者发行的1年期、3年期和5年期数量各50亿元,总量150亿元,收益率分别3.6538%、3.9957%和4.1044%,较上一日收益率水平分别低32BP、13BP和7BP,首场认购倍率分别为10倍、10.6倍和9.32倍,认购倍率创了该行的历史新高;而专门面向境外投资者追加发行的10亿元债券,品种分别为1年期和3年期,规模为各5亿元,整体认购倍率则为2.52倍。

为了此次发行,农发行可谓不遗余力,在年度金融债券承销团基础上,聘请交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工商银行作为特别承销商;境外聘请中银香港和渣打香港作为联席全球协调人;聘请汇丰银行、建银亚洲、农银香港、交银香港、工银亚洲、建银国际、农银国际、交银国际担任跨境联席顾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农发行处获悉,最终境外投资者全天的认购量为21.5亿元,意味着境外投资者通过“债券通”在150亿元的发行份额中,“抢”走了11.5亿元。

据悉,7月3日当天,共有7个发行人公布“债券通”一级市场试点项目交易信息,包括国家开发银行、农业发展银行的政策性金融债试点项目,以及三峡集团、中国联通、中铝集团等的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试点项目。

其中,国开行将于7月4日公开招标发行1年期、3年期和10年期固定利率“债券通”金融债券,合计不超过200亿元,为同类品种中最大发行规模。国开行7月3日已开始向全球投资者收集定单。

国开行的承销团队亦属“高配”,聘请了8家境内机构作主承销商,并由境内38家机构组成承销团;境外聘请汇丰、建银亚洲、三菱东京日联银行香港分行、星展香港、交银香港、农银香港、工银亚洲、中银香港、中银国际及渣打等10家机构作为跨境协调人。

“南向通”尚无时间表

对于市场关注的何时启动“南向通”,潘功胜坦言,目前尚无明确时间表,“需要根据‘北向通’运行情况以及市场需求进行实时评估。”

他指出,现有的海外投资者可以通过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以及去年开放的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合格机构计划(CIBM)三个渠道投资内地债市,“债券通”将提供更便利的渠道,但与现有的进入渠道“并行不悖”。

IHSMarkit亚太区指数业务主管RandolfTantzscher向本报记者表示,“债券通”开通的境内市场为场内市场,而在香港以及很多国际市场,场外交易则是债券市场的主要交易平台,在交易所挂牌的债券很少,因此,开通南向债券通面对一定的技术问题。

不过,7月3日,中金发表报告称,“债券通”的“北向通”有望进一步降低合格境外投资者参与中国债券投资的交易成本和交易“门槛”,且隐含跨境资金流动的交易成本较低,预计“南向通”有望在今年适时推出。

同时,在全球主要发达市场债券收益率持续低企的背景下,中国境内债市规模日益庞大、收益率具有吸引力,正吸引越来越多的海外投资者加入。

根据央行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已有479家境外机构投资者直接进入内地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投资余额超过8000亿元。

汇丰银行亚太全球市场联席主管陈绍宗向记者表示:“境外投资者是否投资内地债券主要考虑多项因素,包括汇率、收益率及内地债市何时纳入国际债券指数。目前内地10年期国债收益率约3.55%至3.66%,而美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则为2.2%-2.3%,仍有1%的息差,内地经济增长稳定,通胀率不高,整体投资环境乐观。”

多级托管、穿透式监管

“债券通”借鉴国际债券市场通行的模式为境外机构增加了一条可通过境内外基础设施连接便捷入市的新渠道,在多级托管上实现了首次突破。

李小加表示,目前中国内地债券市场采取扁平式的一级托管,透明、有效、监管充分,“由于中国有条件实行一级托管,后发制人,这本身非常符合中国国情,但并不匹配国际市场的主流做法。”

潘功胜透露,在设计“债券通”的制度框架时主要遵循两大原则:多级托管名义持有、穿透式监管。他强调,央行与香港金融管理局在签订的“债券通”监管备忘录中提到双方监管合作,进行穿透式信息收集,“将境外通用的多级托管制度安排与开放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风险管理结合起来”。

在多级托管的运作模式下,上清所作为境内总登记托管机构,香港金融管理局下的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CMU)为次级托管机构。在实际操作上,CMU在上清所开立名义持有人账户,境外投资者持有的债券总额都登记在其CMU的账户内。

同时,香港金管局副总裁余伟文表示,多级托管机制下,海外机构投资者无需开设额外的账户,可以节省合规成本以及提高效率;在交易过程中,他们可以利用在岸的多家做市商进行直接询价,无需经过代理行;在结算环节,境外投资者可以继续使用现有的国际托管银行进行托管,从而减少改变现有系统等工序。

市场人士指出,多级托管的名义持有人制度在国际上也十分普遍。香港的CMU与国际结算托管机构,包括欧洲结算(Euroclear)和明讯(Clearstream)等联网,均采用多级托管模式,从而实现香港与国际债市的双向连接。国际上绝大多数投资者已经习惯使用多级托管模式,相关法律、合规条例也以此为基础,如果债券通采用一级托管模式反而会造成各种不便。

“之前的直投模式下,对很多不熟悉境内债市的投资者来说,门槛比较高。”北京一位股份制银行分析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考虑到国内债券收益率对国际投资者而言颇具吸引力,“债券通”带来的便利有望激发国际投资者的投资热情。

该人士还称,“债券通”的落地,还有助于中国债券被纳入全球债券指数,“纳入后带来的被动配置”,规模将非常可观。

招商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谢亚轩认为,“债券通”开通之后,境外投资者对在岸人民币债券市场的积极参与,未来5年中国债市有望年均流入千亿美元级别的国际资金。

谢亚轩表示,这对我国平衡国际资本流动情况、稳定人民币汇率以及缓解我国债券市场供给压力而言,都形成一大利好因素。



上一篇:上证指数(000001)大盘走势图,大盘指数实时行情
下一篇:美财经网站集体闹乌龙 亚马逊等“被”暴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