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海外中国”的隐秘侍卫

发布日期:2017-07-26 10:13   来源:网络整理

曾经,保护中国海外利益的责任全部落在国家的肩上;如今这是一个潜在需求达千亿美元数量级的市场,一批私营安保企业参与到护卫“海外中国”的大生意中来。

“海外中国”的隐秘侍卫

《财经》记者郝洲/文袁雪/编辑

海外安保,这个行业一直和“神秘”二字如影随形。人们要么读到以黑水公司为代表的私人军事承包商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从事违规操作的调查性新闻,要么在影视剧中看到身手矫健的前特种士兵深入虎穴,一番激烈的斗智斗勇后救出被困人员。

随着中国的巨额投资和海量人员走出国门,中国的海外安保市场开始浮现。按照安保费用占投资总额的国际惯用比例计算,这将会是一个千亿美元数量级的市场。

这个神秘的行业,参与者各式各样,既有具警界背景、在公安部监管下的规模安保公司,也有拿到订单再组织队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非正规小企业。最近,国际安保巨头也加入到竞争格局中来。

放眼全球,有几十年发展历史的国际安保私营市场,已经建立起政府(国际组织)、产业和社会代表参与的国际治理框架。作为拥有庞大海外投资和旺盛安保需求的后发者,中国将怎样发展具有国际竞争力,同时满足中国政府、企业和公民海外安全需求的海外安保业?

——编者

南苏丹,这个独立于2011年、世界上最“年幼”的遥远国家对于多数国人来说仅仅是个不太起眼的概念,但这里已接收了中国近300亿美元的投资,约100家中资企业落户于此。

2013年12月15日,刚独立两年的南苏丹爆发内战。战争突如其来,几乎没人来得及准备,数百名中石油的工作人员被困交战区。“每到夜幕降临时准时开战,第二天早上,中国工人所在营地到处都能看到枪眼。”周波说。

周波,是一家名为德威的民营安保公司的海外安全官。在战区孤立无援地被困了22天后,他和他的同事最终协助265名中方人员安全撤离至邻国乌干达。

时隔三年,相似的一幕再次发生在周波身上:南苏丹内部武装冲突蔓延到首都朱巴,朱巴唯一的国际机场停运、各种生活物资极度短缺,将近1000多名在当地的中国人急需撤离。

这时,德威已经在南苏丹设立了分公司,周波也成为肯尼亚分公司的管理人员。与三年前相比,他和他的团队获得更充分的情报支持和后勤支援,仅用了四天,配合中国驻当地使馆以及中资机构的包机安排,他们将全部人员安全撤离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得益于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外交政策,中国人曾一度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人群”。但随着越来越多公民和企业走出国门,他们开始不断遭遇各类海外安全事故,大到恐怖袭击和被动卷入战区,小到绑架勒索与街头抢劫。

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派驻到海外的劳务人员约200万人,90%集中在亚洲和非洲国家,其中绝大部分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海外中国”的隐秘侍卫

2017年上半年,投资超过10亿元的海外项目有33个,其中85%集中在上述国家和地区。

保护中国海外利益的责任,曾经全部落在国家的肩上;如今一批私营安保企业开始参与到保护“海外中国”的大生意中来。

私营安保的野蛮生长期

中国对安保行业设置了很高的准入门槛,但对海外提供安保服务的企业并无监管权。发展初始的中国海外安保市场上有着众多散兵游勇

德威的创始团队是曾参加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安保工作的警官,那时中国各层级的安全工作还由国家主体垄断。借奥运会与国外同行的交流中,这些警官们发现不但可以有私营安保企业,而且还可以承担像奥运会这样国家级别盛事的安保工作。

“我们意识到中国早晚会朝这个方向发展。”创始团队成员之一、德威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德威”)总经理郝刚对《财经》记者说。

从2011年成立起,德威就将业务领域定位在海外市场,目前建起了中资安保企业里规模最大的海外网络。以非洲和南亚为两条主线,在肯尼亚、中非共和国、南苏丹、几内亚、马达加斯加和巴基斯坦等国均设立分公司,其触角也伸到了泰国、阿根廷这样风险略低的国家。

德威的成长期,也是中国安保公司数量井喷的时期。中国的安保公司达4000多家,不过,真正有海外业务的极其有限。

“海外中国”的隐秘侍卫

(图/视觉中国)



上一篇:WEMONEY朝闻:互联网消费金融交易规模4年暴增70倍
下一篇:(财经)萨尔瓦多中国贸易展览会促两国经贸往来